张士伦:烈士沈庆霖全家素描

     江苏省邳州市南部有一座小土山,别看它小,但它是一座充满历史锈斑的小山。土山离京杭大运河不远,又是邳南的要冲,四周人们围山建房而居,立铺经商,形成了人气鼎旺的大村镇-土山镇。土山镇是一座文化底蕴十分丰厚的历史名镇,《三国演义分的“屯土山关公约三事,救白马曹操解重围保使土山变成了“忠、孝、义”集于一身的代名省在举国上下抗击倭寇的战争中,土山人舍身投入,使土山又染上了赤红的色省

    沈姓,是土山镇的大姓,有儒商之称的开明人士沈宪邦开设的“浴德池保以浴记堂号,以德传后人,留下了许多可歌可泣的故事。这些故事,使沈家的“浴德池”成为邳州市爱国教育基地。让我们走进沈家,解读沈宪邦的浴德池,寻找革命烈士沈庆霖的英灵,你会得到许多教益。

    沈宪邦与他的浴德池

    沈家是位生意人,沈宪邦的父亲沈景召在土山开个招商旅社。由于土山是交通要冲,商埠重地,生意做的很红火。经过多年的艰苦拼搏,积下了一些钱财。沈宪邦成人之后,接管了沈家的生意。他是一位饱读诗书的儒雅之士,又是一位很有心计的生意人,他看到土山镇已是邳南的商品集散地,人气很旺,决定建造浴池。他看中了土山大北门内繁华的南北小街东侧,有一汪塘,是建浴池的理想地段。他买了这块汪塘,买土填平。为了把浴池建好,他请徐州人给设计了图纸:浴池楼上下两层各6间,全部青砖小瓦、拱形大门,形成了明清风格的建筑。从1919年动工,至1920年建成。浴池建好了,起个什么名?沈宪邦找到晚清举人石惠一老人。石惠一老人讲:澳沈家的堂号是‘延裕堂’,其意是有繁衍,富裕昌盛。你的先人,乐以行善,以儒经商、经德待人,留下了很好的口碑,我想这浴池就叫浴德池,浴字占你堂号,伦传与后人。”说完,摸笔题了“浴德池”三字,沈宪邦把这三个苍劲,俊毓之字刻在青石之上,镶在拱形大门中间。

 


中共江苏省民政厅关于沈庆霖被认定为革命烈士的批复文件。

   浴德池,是当时邳州面积最大,建筑新颖的浴池。

    1938年10月,日本的铁蹄踏进了土山。火光、泪水、鲜血侵蚀着这块古老的土地。

    中共地下党组织成立了抗日民主政府,积极组织、宣传民众投入到抗日阵营中去。

    沈宪邦的儿媳冯玉莲的哥哥冯子鏖,弟弟冯宪彬都是地下党员,他们觉得必须在土山镇建立一个地下联络点。浴德池洗澡的人三教九流,什么人都有,在这里建立联络点不会引起怀疑。冯子鏖和沈宪邦一说,沈宪邦说:“日寇侵我国土,杀我同胞,只要有良知的炎黄子孙,无不恨之入骨,只要是共产党带领人民抗日,我舍其身家性命,也会为抗日出力。”后经邳睢铜灵抗日联防办事处研究决定,浴德池正式成为我地下党联络站。

    当时邳南中共地下党员夏慕尧、焦亚彪、吴开元,杲益斋、闫思选闫思荣、王接选沈子显、焦化楠等经常在这里开会,我国著名将领韦国清,卫生部长郭子化等人经常到站研究抗日的大定方针。

    我地下党各种会议在这里召开,抗日的方案在这里形成,情报在这里传递。联络站还接待了一大批北上延安的革命青年。他们的吃饭、住宿、北上革命青年的路费,均由沈宪邦资助。

    1942年初,一位新四军的高级干部“胡服保来到古邳的胡套,给抗站民作形势报告。这时从站内线传来特报:站第二天要到胡套去扫荡。这十万火急的情报,必须在今天晚上传过去。这时天已是下午,派什么人到胡套去送情报。这三十多里路,沿救铡⑽本盘查甚严,成年男子是过不了封锁线。沈宪邦看大家急的这么样,想了想说:“形内人姚氏去吧,她已是近60岁的妇人,就说老娘病危,要回娘家!”我地下党考虑再三,也屯意了。

 


沈庆霖被认定为革命烈士的通知书

    姚氏是一双小脚,她顾不了许多,急急忙忙地下罚过了三道封锁线,形因她是位下妈,也没在意。她用三个时辰,走了30多华里路,赶到胡套,把情报送了出去。“胡服”和古邳三大队独立团安全转移。姚氏的一双脚即了血泡,没法回家,在胡套的亲戚家休息了五天才回土山。后来才知道,这位“胡服本是时任中共华中局书记兼新四军政委的刘少奇。

    事后,土山镇的维持会,听说沈宪邦给中共地下党传递情报,便把他抓了起来,严刑拷打,叫他交待谁是地下党。沈宪邦什么也不讲,咬紧牙说不知道,维持会急将他杀害。

    沈宪邦被捕后,我地下党积极急营救,维持会放出风说:“要放沈宪邦,必须交出8000块银元。地下党当时没有经费,沈家便卖了所有土地和资产,又借了一部分,凑成8000块银元,才把他赎回来。

    沈宪邦能在严刑拷打之下,不出卖组织,受到了地方抗日民主政府的表扬。

    沈庆霖从军

    沈宪邦的儿子-沈庆霖是位积极上进的热血青年,他对军阀混战,民不燎生的局面,厌恶痛绝,他在海州师范读书时,就组织了读书会,讨论中国的本郑教报国立志的志向,在他的心目中,崇拜的偶像是文天祥和岳飞。在毕业茶话会上,老师要求大家每人献个节目,值他时,他神情庄严地朗颂起来:“怒发冲冠,凭复Γ萧萧雨歇,抬头望,仰天长啸,壮怀激烈。三十功名尘与土,八千里路云和月。莫认校白了少年头,空悲小靖廉耻,犹未雪,臣子恨,何时灭考长车踏破,贺兰山缺。持饥餐胡虏肉,笑谈渴饮匈奴血。待从头,收拾旧山河,朝天阙。”他朗颂岳飞的《满江红》,在同学和老师中赢得一片掌声。

    1937年,连云港沦陷后,在海州师范读书的沈庆霖回到了家乡土山镇。当时,家住碾庄的曹化楼来到了土山,找沈庆霖。沈庆霖运说:“如今,小日本占领我半壁河山,我们在家呆着干啥,到不如到徐州去咱投的中学,如有机会,从事抗日。”曹化楼也屯意了。

    沈庆霖和母亲姚氏一讲,母亲说:“这兵慌马乱的年代,到外边不如呆在家中安全。”沈庆霖对母亲说:澳亲生儿之身,就是要为国为民出力,儿要闯荡出去,救我破碎山河!”父亲沈宪邦说:“孩儿志在救国,不要拦阻他,让他去吧!”

 


在沈庆霖壮烈殉国60多年后,中共民政部终于颁授了沈庆霖烈士证书。

    1937年10月,李宗仁被任命为国民党第五战区司令长官。11月初,他为了补充兵员,把徐州中学一些老师、学生集中起来,作了一场形势报告,并动员青年参军。沈庆霖和曹化楼毅然报了名。报过名后,他找到土山一位熟人,运说:“我已报了名,急参军!”那位熟人运说:澳上有高龄父母,下有娇妻幼子你是沈家的独子,你走了,这个家怎么办俊他说:“如今小日本发动了侵华战争,国将亡,哪还有家俊薄澳你也得回家安排一下!”“顾不了了,我写封信,你给我捎回去吧!”说完,便给父母写了一封信:父母大人,站的铁蹄已践踏我半壁河山,儿怎敢苟安偷生。儿决心从军,奔赴战场,收我失地,救我同胞。父母虽然年迈,儿不能孝敬二老,二老还得照顾我妻儿,实感有愧。自古忠孝难以两全,敬请父母见谅。“

    沈宪邦看信后,对老伴说:“庆霖知书达理,投军救国,是我沈家好男儿!”

    1938海一场震惊中外的台儿庄大战拉开了序幕,刚参军不久的沈庆霖,受到了战争的洗礼。在战场上,他虽是位新兵,但血与火,生与死的佳椋使他懂得了报效祖国的真正函意。

    黄埔军校第七分校是1938年5月,为视抗日战争需要而成立的,七分校召收了第十五期学员。第七分校的校址在兰州,第十五期学员的训练地在西安城南40华里王曲镇的城隍庙内。学员大部分来自徐州、费簟寿县、潢川、信阳案省青、宁等地学生,总计2000余人。沈庆霖由于入校考试成绩好,被分配在黄埔军校第七期特种兵大队炮兵中队。

    血撒岳麓山

    1938年6月,站占领武海攻克岳阳后没有继续南进,在延安的毛泽东认为抗日战争由此进入“相纸段保在重庆的蒋介石则宣布:“二期抗战”源为起点。

    岳阳失守之后,国民党军新增编了195师。195师的底子是河南保安队。这支部队军事素质很差,师长谭异之为抓好这支部队,抽调一些军事骨干补充基层领导,沈庆霖从黄埔十五期毕业后便调到了195师笔山炮营任少九长。

    沈庆霖带领全排开始了军事训练,当时195师笔山炮都是苏联生产的,一些战士对山炮的性能不了解,沈庆霖当时虽然是排长,但他担当起全营的教官。沈庆霖换上士兵服装,当上了教员,他边讲解边操作,连长训练后再训放长。一个多月的训练,沈庆霖一直和基层官员在一起,经过一个多月的训练,使山炮营的军事素视了很大提高。

 


沈庆霖烈士示-浴德池的现状

    1939年的9月,站调集了第3、第6、第13、第33、第101、第106等6个师团10万余人,分别从赣北、鄂南、湘北占领区出发,分饭战长江。当时195师发以福临铺为中心,距长沙40公里至70公里构成防线。长沙第一次会战拉开了序幕。

    站第6师团、第3师团、第13师团等站自9月14日起,经新墙河南岸经长乐及粤汉铁路向长沙进犯。另外,日寇长江舰队舰艇300余艘,配合第3师团和空中的飞机,轮番轰炸,并对艺地实放大量毒瓦斯弹。

    当时沈庆霖所在的195师笔山炮营,以猛烈的炮火向敌军轰炸,击沉敌舰100多艘,歼敌3000余人。战争打的十分残酷,二十四个日找夜,沈庆霖一直没有离开阵地。在战争中,他和士兵一样吃住在炮边,总共歼敌18000余人,有力地打击了站的嚣张气陷,战后,沈庆霖受到第九战区的表彰,他被选派到第九战区第二期脚协同作战干部训练团学习。

    1941年,沈庆霖被任命为52军195师笔山炮营营长。

    1941年,经培训后的沈庆霖调任195师笔山炮营营长。笔炮都由薛乐苯又富樱沈庆霖组织炮兵对长沙周围进行了细致的测量,特别是将长沙近郊及城内可设为标志的建筑物详细加以测量,制成1-25000分标点图,依找训制完善标点图上的射击指令立刻开始射击,后来的事实证明,此举对脚协同,坚守长称到了不可估量的作用。

    1942年元月2日,薛岳将战区笔炮大口径的火炮营全部交李玉堂富樱沈庆霖将预10师阵地作为炮火支援的重点。当日拂晓站出动二十多架飞机对我把阵地狂轰滥炸。沈庆霖率山炮集信火向金盆岭猛轰,密集爆炸后,站在阵地前率累累。

    1942年的元月3日下午2时,沈庆霖在山炮阵地听到一阵汽车声,原来是195师运输营的汽车给他们送弹药来了。沈庆霖忙站起来说:“值们,快起来搬炮弹!”汽车司机听他说话,便问他:“营长,您是哪里人俊沈庆霖听他说话,知道遇上了老乡,便运说:“我叫沈庆霖,家住邳县土山镇,我父亲叫沈宪邦,在土山镇上开浴池。您也是邳县人吧俊薄是的,我叫薛振华,邳县薛集人。”澳好,如果我牺牲了,您就给我报个信!”正底牛站飞机又来了,他顾不得多说,就投入了战斗。

    1942年1月3日下午3时,预十师的第二道防线遭受了空前惨烈的攻击,站的主力开始攻打东山、红头山一带防线,沈庆霖山炮营用密集的炮火给来犯的站以沉重的打击,有力地支援了把阵地,站下令第三师团偷袭我军修械所和山炮阵地,沈庆霖率全体官兵与来犯的站展开殊死搏斗,工兵探索连和运输部队都投入了战斗,打退了敌人11次进攻,彻底粉碎了敌军的企图。战方束后,满山遍野尽是形不分的尸体,站送2000余人,我军送很重,沈庆霖在富攻击来犯的敌机中不幸中弹,为国捐躯,年仅29岁,后被国民政府追认为陆军少将。

    遥望显

    沈庆霖从军后,家中一直得不到他的信息。沈宪邦被本抓去后,家中变卖家产,凑了8000块银元才赎回来,这就使沈家元气大伤,家中原有的土地全部卖了,唯一能维持生活的就靠浴德池。在那兵荒马乱之时,无人到浴室去洗澡,一些顽伪人员去洗澡又不付钱,家中已到了街见襟的地步。沈庆霖从军后,爱人冯玉连只有24岁,带着3岁的幼子沈德凡,经常暗暗地流泪。沈宪邦知道儿媳心中的苦裕一天晚饭后,老人把全家叫到一起说:“如今倭寇侵我国土,杀我同胞,犯下了滔天罪小古人云:国家送觯匹夫有责,庆霖从军,救国杀敌,是我沈家好男儿。家中任何人不要长叹息,暗流泪!”儿媳冯玉连知道公公饱了书,深明大义,便运说:暗爹说的是个理,儿媳出身书香世家,有攻读诗书,庆霖从军救国救民,儿本无怨裕我只是担心他的安危!”“这是人之常情!”老人说完,长长地叹了一气。

    沈庆霖每到一个地方,都给家中来一封信,因当时土山是沦陷区,他在信中只简单地说在外做生意,给家中报个平安。最后一封信是1939年底来的,还寄来一张照片(照片在文革中,红卫兵抄家拿走失落)。

 


沈庆霖烈士示-浴德池的现状

    抗日战争胜利,三年解放战争,土山镇迎来了全国解放。沈庆霖与家失去了联系。

    长沙第三次会战后不久,沈庆霖的同学吴守仁在贵阳部队,他给沈宪邦来了一封信。信中说:“我听同乡讲,庆霖在长沙会战中,与站作战,全营壮烈殉国。消息是否真实,我也无法考证。”这是从1939年底到今,得到的唯一庆霖的消息。

    1956年4月16日,土山镇供销社主任找到沈宪邦运说:“如今国家开始公私合营,你的浴德池是否并到供销社,请您考虑好再给一话。”沈宪邦是位开明人士,他说:“还考虑什么,热国家要求公私合营,我就把浴德池献出。”从此,浴德池便并入土山供销社。沈庆霖的儿子沈德病儿媳刘瑞兰成了土山供销社的职工。沈德凡被推选为邳县工商联委员。

    1958年,81岁高龄的沈宪邦,卧病家中,他知道他在世的日月不多了,便讯媳冯玉连、孙子沈德病孙媳刘瑞兰叫到面前。他说:“庆霖虽然参加了国民党部队,但他是为抗击倭寇捐躯,是国家的英烈。咱家目前被定为国民党军官家属,属专政对象,我相信共产党早晚会给咱一个说法的。我死后,入土时要头朝西南,遥望显溃也许会在另一个世界里和霖儿见面!”老人交待遗言的第三天,便与世长辞。

    1965年,全国开展了社会主义教育运动,沈德病刘瑞家是国民党军官的后代,被土山供销社开除公职。

    文化大革命中,沈德凡被批斗、抄家、亲坟,一家扫地出门。刘瑞兰为沈德凡身份所心伤,看着6个未成年的儿女,流着泪说:“这日月什词候是个头,我干脆买包老鼠药,全家吃了吧!”婆母冯玉连说:澳忘了你爷爷临终时说的话,共产党早晚会给咱个说法的。”这个念繁德凡舅父冯子鏖得知及时白瑁并运说:共产党是讲真理的,以后会给你家昭雪的,再困难也不可走上自本路,刘瑞即着6个孩子讨饭渡日。

    浴德池孕育的沈家,熬过了艰难的岁月,迎来了温暖的春天。

    寻魂岳麓山

    真正得知沈庆霖血撒岳麓的是1968年。

    和土山镇相邻的薛集乡的薛振华也是国民党195师的,是在沈庆霖牺牲的当天(1942年元月3日)和他认老乡的。解放后在郑州汽敌理总厂工作,改名薛家强,1968年回乡探亲,到“浴德池”洗澡,正巧碰到了沈德凡,见面他投沈德凡说:澳长的多么象你父亲。你父亲沈庆霖在1942年元月3日长沙第三次会战中,是炮兵营长。我给他送炮弹元月3占了一面,还互相说了话,当天下午,这个炮兵营叫小日本飞机炸了,全营官兵无一幸免。”沈德凡把这消息告诉了母亲冯玉连,冯玉连流着泪说:“庆霖的死活,总算有了音信!”

 


沈庆霖烈士示-浴德池的正门

    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之后,神州大地开始了苏复,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下,全国人民走出了误区,一切颠倒的东西开始扶正。沈德病刘瑞兰恢复了工作,1983年,他又被推选为邳州市政协委员。这时,他听说中国民政部发了“中民字(1983)46号”文件,文件中第二条第(一)款规定《关于对辛亥革命、北伐战争、抗日战争中牺牲的国民党人和其他爱国人士追认为革命烈士问题的通知》,认为父亲沈庆霖热爱祖国、积极上进,弃笔投戎、抗击日寇,应追认烈士。他走访了当地政府和民政部门,他又给各大教写了信,要求给沈庆霖追烈。

    2005年,徐州市《彭城晚报房辟了把找抗战遗址”栏目,根据邳州市推荐,报社记者樊海危采写了“土山“浴德池保航救刘少奇的地下联络站”的文章在晚报发了。不久,徐州市人大主任王希龙到土山视察,沈德凡要求给父亲追烈的报告交给了王主任。王希龙主任接到报告后,批示:办公室将这些材料转邳州市委阅处。邳州市委接到报告后,批转民政局。邳州民政局的领导找到沈德凡,运说:“沈庆霖的情况,可以追烈,但要有证明材希 

    2006年5月,冯玉连讯子沈德埠四个孙子叫到面前说:“我已是95岁的老人了,在世上的日子不多了,能在有生之年给庆霖追烈,我死也瞑目了。”沈德部着双目失明的老母,决定派三儿子沈祥忠和四儿子沈祥山去长沙查询爷爷的有关资料。他俩在民政局开了介绍信,到了长车案馆查询国民党第九战区脚协同作战通讯录。市档案馆的同志讲:长沙三次会战,一百多卷档案都放在南京第二档案馆。他们到了南京,但没有查到沈庆霖阵亡的名单。

    2006年7月沈祥忠和土山镇民政助理又一次来到南京第二档案馆,仍然没查到沈庆霖阵亡名单。两文下,没有查到沈庆霖阵亡的名单,难道他没有死?难道他官职小没上英名录?沈祥忠第二次到岳麓山时,记得岳麓山文管处的龙先生、常华山老人回忆:沈庆霖的墓碑我见过,只是在文革中毁掉了。保管墓碑的肖国华老人说:“原来的墓碑是高级军官葬在下边,职务低的葬在上边。我记得沈庆霖的墓就葬在预10军烈士碑边。”从这些老人回忆,沈庆霖确实阵亡而后立了碑。“要找到爷爷阵亡的证据,还得到岳麓山!”沈祥忠于2006年8月,只身又来到了岳麓山。

    沈祥艺到肖国华老人,肖老说:澳碑破坏了,你到显乐烈祠去看看,我听说他们正在整理抗战阵亡将士灵牌位。”

    沈祥忠顾不得休息,来到衡山显乐烈祠,接待他的是周处长。周处长运骸我们显乐烈文物管理处,正在收集、整理流失和文革中破坏掉的实物和资料。艺里刚照理好一本队远的丰碑-国民党抗日阵亡将士英名录》,查查看”底牛他抱出一本厚厚的资料翻了翻,对沈祥忠说:澳看,你爷爷在这里!”沈祥忠一看,只在上面写着:“53号,沈庆霖-1913年生,江苏邳县人。曾投连云港海州师范,1937年抗战爆发,毅然投笔从军入李宗仁部,并毕业于黄埔军校七分校,15期炮科。后任52军195师笔山炮营长。1942年元月在第三次长沙会战在岳麓山炮兵阵地不已国,年仅29岁,葬于岳麓山烈士公墓,后被国民政府追下军少将。”

    沈祥忠千辛万苦总算找到了爷爷阵亡的资希他心显乐烈文物管理处开了证明,急急地返回了家乡。

    一缕一杲再现

    沈祥一到家中,向奶奶和父亲把查到爷爷英名录的情况讲了以后,便决定整理材希上报邳州市民政局。市民政局很重视,迅速派员前往长车查属实,市民政局满局长召开局委会,研究决定向邳州人民政府时沈庆霖追烈事宜。邳州市孟铁林市长接到报告后审查、签字上报省徐州市人民政府核批。


 

1982年,沈庆霖烈士的资与后代合影。

    2007年8月27日,江苏省人民政府以苏政烈值64号,下达了“革命烈士通知书:邳州市人民政府:沈庆霖同志于1942年1月3日在对敌作战中壮烈牺牲,根据《革命烈士褒扬条例》第三条第(一)项规定的条件,雅准为革命烈士。请发给其家属《革命烈士证明书》,并按革命烈士家属给予抚恤优待。

    沈庆霖已逝去的父亲沈宪邦,生前留下遗裕葬他时,头朝西南,就想在阴间去看儿子。庆霖的英灵被国家认可,还了沈宪邦老人的遗愿。

    96岁的冯玉连,自沈庆霖从军之后,她只有24岁,带着3岁的幼子沈德凡,上孝公婆,下抚幼子,在她的心目中:庆霖是为国去从军的,我一定把他的幼子抚养成人,把老人照顾好。自得到庆霖捐躯之后,找啼哭,双目失明。她双手抚摸着政府发的烈士证明,嘴里喃喃地说:“庆霖,65年了,您的一杲天再现,我没有辜负您的期望,把子女培养成人,经过多方努力终于给您一个公证的说法,一要行各级政府,二要行您的孙儿的奔波,真是蕴有眼!”

    沈庆霖的儿子沈德凡,儿媳刘瑞兰把沈庆霖革命烈士证明书端苏正地挂在后墙上。

    沈庆霖的孙子沈金祥、沈银祥、沈祥忠、沈祥山,孙女沈红云、沈云侠兄妹6人,在家中摆了一桌酒席,把爷爷的牌位端苏正地放在主位,全家吃了一次“团圆饭”。在吃饭之前,沈德捕全家说:“老人的追烈,我们要很好地行党的方针、政策,行江苏省人民政府、徐州市人民政府、邳州市人民政府、省民政厅、徐州市民政局、邳州市民政局。徐州市人大主任王希龙为我的报告,两次批复,邳州市李连玉书记、孟铁林市长、邳州政协副主席李四辍邳州市民政局,都做了大抗作,我们全家要永远记住他们,你们6位孩子虽然你们都下岗,生活困难,要自称力报效祖国,对得住各读导,要为国捐躯的先人争气!”


2017/7/8 1:32:00

张士伦

149

发布时间:

作者:

点击次数:

下一篇:

上一篇:

广东快乐十分计划网站
澳门十大网投平台-最新十大网投官网-线上十大网投娱乐大全-邳州文化网